马云入股伊利牧场变身牛倌中国牧场成资本热捧之地

老马投资牧场的消息似乎比老牛选择养牛的消息更引人注目。

据7月4日报道,马云和中信实业投资基金共同赞助的云峰基金将参与投资伊利的子公司畜牧公司。投资者将以相当于总计不低于20亿元的美元现金形式增加对畜牧公司的资本,以获得60%的股权,而伊利在增资完成后将持有该畜牧公司40%的股权。

7月2日,主权投资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表示,该公司与区域性私募股权基金泰山投资(台山投资)组成的财团将共同向位于中国优质牛奶市场的华夏畜牧公司注资1.06亿美元。

有一段时间,中国的牧场成了各种资本的热点。

除了投资国内牧场,许多企业也选择购买海外牧场。上个月,大康畜牧业宣布了一项固定的增长计划。该计划称,公司拟筹集不超过25.1亿元人民币收购鹏欣集团新成立的香港公司的股权,从而间接获得新西兰北岛牧场和洛森牧场的使用权。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2013年的牛奶短缺事件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的乳制品行业整合计划,让下游乳制品企业格外紧张,开始重视上游奶源的建设,也引发了一场资本盛宴。“云峰基金”马云投资伊利牧场的消息刚刚传开,乳品业江湖震动。

伊利表示,此次合作将从长远来看,继续完善公司原有的牛奶供应保障体系,加大牧场建设力度,扩大和优化奶源基地布局,缓解牧场投资资金日益增加的压力,将资源集中在主营业务上,进一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最近,阿里巴巴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投资:从新浪微博、优酷土豆、高德、加州大学等互联网公司,到余额宝等金融企业,到恒大淘宝足球队、华舒传媒(,古巴)。就连快车道研究所所长丁道师也感叹阿里的投资变得越来越不可理解。整个行业的布局真的是为了上市吗?

阿里巴巴集团今年5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文件。Dealogic称,阿里巴巴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交易。根据6月16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阿里巴巴集团的自我估值在930亿至1162亿美元之间。从阿里巴巴集团的预期估值来看,该集团可能筹资高达200亿美元。北京合力智创营销组织总经理兼乳品专家冯琪告诉《泰晤士报周刊》:“马云手中热钱太多,所以投资是必然的选择,但不能完全投资于金融,因为监管越来越严格,但投资牧场符合政策和上层阶级的愿望。”。

另一位信息技术分析师告诉《时代》记者,阿里巴巴以轻资产运营,投资牧场将有利于大股东的资本运营。

此外,近年来,信息技术巨头对现代农业和畜牧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首先网易养猪,然后联想沃佳发展现代农业,涉及红酒、水果、茶叶等行业。后来,京东商城的负责人刘董强也种了大米.现在阿里巴巴也在养牛。

联想沃佳总裁陈少鹏曾告诉时代周刊,信息技术企业的优势在于规模、标准化和可追溯性,这正是中国农业所缺乏的。然而,尚不清楚阿里巴巴的投资是否纯粹是金融性质的。

然而,阿里巴巴集团的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这意味着阿里巴巴集团本身是一个海外实体,不能直接持有许多中国公司的股份。因此,马云的许多投资都是通过云峰基金实现的。

云峰基金是大众传媒创始人马云和俞峰于2010年4月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云“是马云”“冯先生是余丰。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分众传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蒋南春、深圳美瑞医药董事长徐航、易居中国董事长周信、戚皮拉相继加盟

因此,一些公司治理专家也指出,这种投资交易会带来麻烦,因为它模糊了个人利益和公司利益之间的界限。这些交易可能会让马云和他的合伙人受益,但阿里巴巴集团的大多数股东对这些交易几乎没有控制权或监督权。

畜牧业受到资本的青睐。

中国投资公司咨询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胡志良指出,国家有关部门最近提高婴幼儿奶粉行业门槛,对乳制品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消息。在鼓励大规模并购以确保产品质量的同时,他还表示,他将在未来支持标准化奶牛场和农业社区的建设,以便在原材料方面给予支持。

那时,原本不受重视的牧场和养殖业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此前,伊利已在惠山乳业投资3.1亿元,并通过与惠山乳业的长期牛奶供应合同稳定了东北地区的原料奶供应。

7月2日,主权投资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表示,该公司与区域性私募股权基金泰山投资(台山投资)组成的财团将共同向位于中国优质牛奶市场的华夏畜牧公司注资1.06亿美元。其中,GIC投资7000万美元,台山投资3000万美元,大河资本等投资者投资600万美元。

台山投资以前投资过华夏畜牧业,此次追加投资,共投资1.08亿美元,是华夏畜牧业的最大股东。华夏牲畜是科斯塔咖啡在中国的牛奶供应商。同时,该公司也在生产自己的品牌牛奶“妙极了”。

4月22日,上海乳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沈伟平表示,上海乳业集团已与雀巢达成协议,投资数十亿元在黑龙江建立中国婴幼儿奶粉优质奶源基地。完成后,它将为雀巢的婴儿奶粉品牌提供牛奶来源。

2月12日,光明乳业表示将与新加坡首都RRJ携手,共同整合并建设牧场。RRJ资本将投资约15.25亿元现金,持有合资企业45%的股份,光明乳业持有合资企业55%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RRJ创始人王忠心也是投资蒙牛乳业的后浦基金的创始合伙人之一。

去年9月,KKR、CDH投资和现代牧业还宣布三家机构将联合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该公司将在未来18个月内联合在中国建设两个大型奶牛场,总投资约1.4亿美元。

目前,中国原料奶严重短缺,因此确实需要奶源建设。2010年,中国原料奶总供应量为3748万吨,总需求为3920.2万吨,供需缺口为172.2万吨。2012年,中国对原料奶的需求达到4359.6万吨,而供应量仅为4000万吨,缺口为359.6万吨。

根据中国乳品协会的统计,2012年全国奶牛人口预计为1440万,产奶量为3744万吨,同比仅增长2.3%。同期,乳制品进口总量114.6万吨,同比增长26.4%。需求年复一年地增长,但供应却跟不上。这一差距只能通过进口来解决。

根据农业部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将每人每年饮用25公斤牛奶,总产量为4250万吨,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牛奶市场。

因此,国际乳品巨头也来到中国建设牧场。例如,恒天然目前有3个牧场在运营,另外2个牧场正在建设中。这五个牧场都位于河北省唐山市。完成后,恒天然将完成其在中国的第一个牧场集团。恒天然的目标是到2020年在中国建立6个农场,为市场提供10亿升原料奶。

不仅如此,甚至为奶牛养殖企业提供饲料的牧草公司也成为热门目标。2012年12月18日,现代牧业宣布,现代牧业投资774万元于饲草供应商秋实草业,加上此前投资1350万元于秋实草业。

例如,2013年西部畜牧业营业额为4.51亿元,比2012年减少3000万元,毛利润为7613万元,净利润为2718万元,净利率仅为6.02%。据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西部畜牧业净利润进一步下降,第一季度营业收入1.54亿元,但净利润仅为589万元,净利润下降至3.83%。

大康畜牧业的情况类似。2013年,大康牧业营业额为9.96亿元,毛利润为7608万元,净利润仅为286万元,净利率为0.29%。然而,这比2012年的情况好得多,当时大康畜牧业营业额为7.05亿元,净利润亏损1889万元,净利率为-2.69%。

因此,大康畜牧上月宣布了一项固定增长计划。根据该计划,公司计划从10家特定投资者处募集不超过25.1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拟发行价格不低于每股9.69元人民币,发行股份不超过2.59亿股。募集资金将用于收购鹏欣集团新成立的香港公司的股权,从而间接获得新西兰北岛牧场和洛森牧场的使用权。

此外,全球牛奶价格的持续下跌也给中国的牧场建设带来了一些压力。新西兰乳制品巨头恒天然(Fonterra)在5月底建立的全球乳制品交易平台拍卖显示,价格指数变化比上一次低1.8%,每吨乳制品的平均中位价格为3873美元。自今年2月4日达到峰值以来,全球乳制品交易平台价格指数已下跌逾22%。同时,全脂奶粉和脱脂奶粉的价格分别下跌了22%和23%。

从国内市场来看,农业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国内牛奶价格近期已经稳定,并呈现下降趋势,但仍比国外高出20%~30%。根据农业部的定点监测,5月的第三周,内蒙古、河北等10个主要奶牛产区的鲜奶平均价格为4.15元/公斤,较上周下降0.2个百分点,同比上升20.3个百分点。然而,牧场所需的饲料价格,如玉米和豆粕,正在上涨。

因此,冯琪建议控制牧场的规模非常重要。如果规模过大,疫情将难以应对,环境污染将成为一个问题。“几百头到1000头的规模更合适,头牧场需要高端产品来支撑,否则肯定会赔钱”。

然而,上述信息技术分析师表示,马云对畜牧业的投资可能不是他的主要目的。